首页 > 热点

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,生母千里寻找生物学父亲

中科信息创新网 2021-01-13 13:14:29

  澎湃新闻讯

  2016年上半年,吴川川(化名)因腰椎骨折后没有生计来源,便想通过网贷借点钱做生意。为谋钱财,最终她联系上了一家上海某代孕公司,通过中介徐某替通辽L氏夫妇代孕。在上海等地经过一系列孕前检查后,吴川川最终被选上代孕。

  然而在她怀孕3个月时,不料感染梅毒,客户要求退单并指使中介督促其流产。吴川川称因怜惜胎儿拒绝流产,便独自返回成都老家产下女。

  “她都会动了,是一条生命,怀孕的时候我就和肚子里的宝宝说,只要你努力,就能来到这个美丽可爱的世界。”吴川川告诉澎湃记者。她表示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摆脱目前的困境,对于她来说和女儿的相遇是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。

  生产入院前,以代孕客户妻子许某某的身份登记。经此操作后,女儿的出生证明母亲便成了许某某。因生活拮据,在生产前一个月,吴川川在出生证明群里和一对想要购买出生证的泸州夫妇联系上,以两万五的价格卖掉了女儿的出生证。

  吴川川组建新家庭后婆婆丈夫都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,并希望为女儿上户。不料,困难重重,要想上户,必须要有出生证明或者亲子鉴定。吴川川曾想过用她自己出售出生证明的方式购买一个出生证明,却总是被骗。

  成都郫都区卫监局妇幼科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记者,出生证明若是卖给别人,是属于国家不受保护的情况。医院能补则补,补不到就补不到。工作人员表示,吴川川这种情况太复杂,且不受法律保护。成都郫都区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的工作人员表示:民政局只能给吴川川办理收养登记,但鉴于她的情况并不符合程序,不予办理。

  3岁“黑户代孕女童”小让因与吴川川无亲子关系和出生证明,一度陷入无法律依据上户困难的境地。2020年底,吴川川只得北上,赴内蒙古寻找女儿生物学父亲,希望通过亲子鉴定帮助女儿上户。当时双方已断联3年,吴川川仅有对方姓名、家庭简况和旧户籍地址。

  吴川川表示她非常后悔当年卖证行为,曾寄希望于人口普查,但成都郫都区安德街道某社区的人口普查员表示,小让的户口状态是什么样他们就会如实落实,因为她没有身份证号,就设18个1或者18个0。人口普查只是一个数据的统计,对上户帮助并不大。

  通辽某地警方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因事件涉及较大个人隐私存在风险,公安机关没有依据帮忙寻找女孩生物学父亲。该负责人表示,女孩生物学父亲和吴川川若存在经济纠纷或涉嫌遗弃,则后续困难更大,不如仍寄托希望于找回出生证明。

  成都郫都区民政局人员亦称,当下应带小让至福利院接管再咨询警方是否可以通过收养上户。

  据澎湃新闻最新报道,目前,女童生物学父亲已经现身,他承认3年前因代孕妈妈吴川川感染梅毒弃胎,未料吴川川将孩子生了下来,现愿协助孩子落户。 他回忆,2015年左右经人介绍找到了中介徐某某花费70万代孕求子,并透露,在弃胎后经徐某安排又找了代孕生下双胞胎。 但L氏夫妇交谈中意见并不一致,此行见面后,吴川川希望协商出办法为女儿合法上户口,让女儿上学。同时,她坚持表示,女孩必须由自己继续抚养。

  在离开时,吴川川表示还需进一步明确落户手续流程和法律责任。

本栏目其他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