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教育

一枝独秀的铜镜收藏

城市金融报 2020-04-02 12:12:17

  在古代,铜镜不仅仅是日常用品,它更因为技艺精巧而成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品,让王孙贵胄为此痴迷。而在收藏家的眼中,古代铜镜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宝物。

  不过,如此特别而具有历史意义的艺术品在收藏市场的历史却相对较短,青铜艺术爱好者李旭表示,因为玻璃镜的流行让铜镜退出人们生活太久,所以在2004年之前,拍卖市场几乎没有铜镜。如今,由于大家开始对青铜文化艺术的重视,所以铜镜收藏拍卖近几年开始逐步回温。

  精品稀少

  据文献记载,从距今3000多年前的商代到百年前的晚清,历代铸镜不止。

  考古发现,最早的铜镜是距今4000多年的“齐家文化”铜镜(1975年发现于甘肃省的广和齐家坪,故名“齐家文化”,其次是距今3000多年的殷商“妇好”铜镜(“妇好”,商王武丁的王妃)。

  笔者查询资料后发现,齐家文化至西周时期,齐家商周铜镜均为圆形,镜面平或微凸,镜身较薄,多为弓形或称桥形钮。以素镜为主,直到西周中晚期才出现重环镜和鸟兽纹镜。

  不过,据业内人士介绍,春秋战国的铜镜多集中在战国时期,如“山字纹镜”“羽纹镜”“云雷纹镜”“花叶纹镜”“龙纹镜”“变形蟠螭纹镜”“连弧纹镜”“镂空龙纹镜”“菱纹镜”“猴纹镜”“凤纹镜”等品类,春秋时期的铜镜不多见,除类似绳纹的“龙纹镜”偶见外,其他品种很难见到。

  由于秦代历时较短,所以许多铜镜与战国和两汉时期的铜镜混在一起,年代定性多有争议。

  两汉时期铸镜品类非常丰富。其中,龙凤作为历史的图腾贯穿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史,在朝代、各民族的铜镜上均有所体现。以两汉时期的铜镜为例,常见的种类有“四乳四神镜”“半圆方枚神兽镜”“七乳七兽镜”“长宜子孙连弧纹镜”“百乳镜”“四乳四虺纹镜”“神兽对峙镜”“重列神仙瑞兽镜”“四叶八凤纹镜”“神人画像纹镜”“龙虎纹镜”规矩纹镜等。

  到了隋唐时期,铜镜种类繁多,但多集中在唐代。铜镜划分亦有初唐、中唐、晚唐之分,隋代铸镜较少,且有年代依据可考。具体种类有“团花纹镜”“十二生肖纹镜”“瑞兽纹镜”等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对比唐代铜镜,金代产生的铜镜主体、纹饰也是十分丰富的。虽有不少是模仿汉、唐、宋各代的铜镜做工,但也有一些别开生面的图纹。常见的有双鱼镜、历史人物故事镜、盘龙镜、瑞兽镜、瑞花镜等。其中,以双鱼镜、童子攀枝镜最为流行。

  由此可见,在铜镜的发展历史中,各朝代的铜镜纹饰种类并不是单独的存在,有时往往会相互影响,交相辉映。其中,纹饰特殊者,必然存量少,其市场价格高于常品。如战国铜镜上有带人面纹者,数量极罕,收藏投资价值则高于其他常品。

  在青铜收藏家艾青看来,这些纹饰正是属于铜镜的特殊的年代款识,代表了那个时期铜镜发展的具体规模。

  让收藏家们感到遗憾的是,元、明以后,铜镜制作逐渐衰势,除传统式样外,双鱼纹、双龙纹、人物故事如柳毅传书等是较新颖的式样。但这时的铜镜制作粗糙,较多的只有纪年铭文而无纹饰。与此同时,更多的历史因素,让古代铜镜的存世量并不多,远达不到古代钱币一窖洞出几十万枚同样钱币的程度。

  技艺精湛

  在深入了解古代铜镜的过程中,笔者突发奇想,古人在铸造铜镜的时候,不知是否也有铸剑的莫邪和干将一样的传奇故事?铜镜的出现和完善,在技巧上是否有一定的奥秘?

  资料记载,春秋战国以后,人类极其正确地掌握了铜料配比及更为神奇的冶炼秘笈,再组合制范与浇铸的绝技,铸造出世界上最好的青铜镜。

  与此同时,铜镜也更加为“王者”所喜好,当初也只许权贵享用,是王权与等级的象征。因此,春秋战国时期的铜镜存世极少。据考古统计,湖北省200座战国墓只出现四面战国镜,只占2%的比例。浙江省战国墓几乎没有一面战国镜,江苏省寥寥无几,其他省也极为稀少。反而汉代的诸侯王墓出土了一些战国镜。例如南越王墓出现的战国六山镜,蟠螭纹镜等,均是战国高级铜镜,工艺一流。这些铜镜都是汉代侯王所获的战利品,可见古代战争的本来面目就是掠夺财富与宝物。

  观察研究铜镜的发展不难看出,实用的古代铜镜,经过艺术创造、增添美感,已然成为了极具价值的艺术品。于是,美仑美奂的铜镜,除了满足权贵的物质生活外,还捎带一种赏心悦目的风韵。

  一位工艺美术专业人士介绍,铜镜除了造型生动、线条流畅外,最主要的还是工艺特别精致,如果用铜镜中的精致纹饰装点在其他青铜器物上,那么每一件被装饰的青铜器物一定不亚于“商周”青铜礼器的精美。

  据了解,在收藏上,宋代的徽宗皇帝捷足先登,算得上中国古代铜镜最早的收藏家了。历史记载,宋徽宗凡是所遇前朝汉唐铜镜的精品,一律收归王室,由专事登记、分类、造册著录于“宣和博古图”内,宋代“博古图”也是我国最早的青铜器专著。而清代乾隆皇帝同样慧眼识宝,更是热衷于汉唐铜镜的收藏(当时几乎不见战国镜),只要民间发现铜镜精品悉数纳入宫中,一概详细编进“西清四鉴”的图录内。

  到了清代晚期和民国初,西方列强大肆搜罗中国古代青铜器,包括精美绝伦的古代铜镜,与此同时,中国的爱国文人、有识之士为了保护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也相继参与收集青铜镜。其间有陈介琪、罗振玉、梁上椿、刘体智等,他们都是研究中国古代铜镜文化的先驱者。方雨桐

本栏目其他新闻